搜索
  • 1

资讯详情

四川水电该如何消纳

分类:
行业新闻
2015/02/04
浏览量
【摘要】:
川资源禀赋决定了四川既是重要的能源送端,又是重要的能源受端。现阶段四川主要矛盾是丰水期电能消纳困难,中长期存在电力缺口。 研究四川的水电“消纳与输送”问题,实质上是研究四川省乃至全国的电力发展规划问题。在市场经济中,电力尤其是水电发展,政府要发挥比对其他行业更重要的作用。 根据最新全国水力资源复查成果,四川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可达1.64亿千瓦左右,仅次于西藏,居全国第二位;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1.5

川资源禀赋决定了四川既是重要的能源送端,又是重要的能源受端。现阶段四川主要矛盾是丰水期电能消纳困难,中长期存在电力缺口。
 

研究四川的水电“消纳与输送”问题,实质上是研究四川省乃至全国的电力发展规划问题。在市场经济中,电力尤其是水电发展,政府要发挥比对其他行业更重要的作用。
 

根据最新全国水力资源复查成果,四川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可达1.64亿千瓦左右,仅次于西藏,居全国第二位;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1.55亿千瓦(含界河电站3100万千瓦),年发电量7109亿千瓦时,位居全国第一。
 

截止到2014年11月底,四川全省装机容量7809.8万千瓦。其中,水电6241.7万千瓦, 占总容量的79.92%;四川省全口径发电量为2917.99亿千瓦时,其中水电2429.46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83.26%。
 

由于四川电网水电比重大,江河来水周期性、季节性强,水电调节性能总体较差,具有多年调节性能的水电站仅占21%,导致水电群丰枯期出力悬殊,枯期平均出力仅为丰期的1/3。丰水期有大量水电富余,需要送出消纳,枯水期电力供应一直十分紧张,导致电力供应“丰余枯缺”结构性矛盾突出。
 

丰水期水电消纳三大挑战
 

电力消费缓慢增长
 

随着全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由高速转入中高速,经济结构调整加快。2014年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3.8%,相比上年7.6%的增长水平回落幅度较大。受市场制约,使水电消纳更加困难。
水电集中投产四川水电已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集中投产期,其本身是个好事,但也是极大的挑战。在2012-2013年全力外送的情况下,弃水电量仍分别达到了75.9和25.8亿千瓦时。
 

目前四川核准、在建和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水电项目近1亿千瓦,其中在建项目超过4000万千瓦。2013年新投和2014年预计投产均在千万千瓦左右。由于四川水电集中开发、投产,远超四川负荷增长规模,水电大量富余。而四川电力需求处于缓慢增长态势,使得四川省的水电消纳问题更加突显。预计2015年丰水期水电弃水电量将超过100亿千瓦时。若不再新增外送通道,预计2020年四川富余水电电量1800亿千瓦时,到2025年将达到2300亿千瓦时。丰水期水电消纳问题变得异常严峻。
 

水电送出通道建设滞后
 

按照国家基本建设程序,电网企业需在电站核准后才能启动送出工程可研、核准及建设,电站和送出工程核准难以同步。受此影响,水电送出工程普遍存在核准滞后情况,且四川水电都集中在川西、川北等崇山峻岭之中,输电线路建设受现场地形及气候条件影响,建设环境十分艰难,存在电站送出工程投产进度严重滞后于电站建设投产的情况。尤其是特高压直流工程跨区域建设周期长、难度大,无法满足水电加快开发的需要,致使电源、电网发展不协调。再加之省内用电负荷增速趋缓的影响,水电消纳和外送严重受限,已成为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四川电网所面临的主要矛盾。
 

2014年,四川电网形成“四直四交”(洪沟—板桥双回、黄岩—万县双回;德阳—宝鸡±500千伏,向家坝—上海±800千伏,锦屏—苏南±800千伏,溪洛渡左—浙西±800千伏)的外送格局,外送通道外送能力将达2710万千瓦。但是复奉、锦苏和溪浙特高压直流送出通道主要是为向家坝、锦屏梯级和溪洛渡等电站配套建设,在满足电站送出后已没有更多的富余能力消纳其它四川富余水电。
 

由于电源、电网发展不协调,不但浪费了大量的清洁水电,又给全社会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另外,由于四川水电“丰余枯缺”的出力特性,枯水期水电的发电能力大幅降低,四川省内电力供应趋紧,尤其是碰到枯水年,电力缺口较大。四川资源禀赋决定了四川既是重要的能源送端,又是重要的能源受端。这是四川省中长期电力发展中另外一个大课题,需要在制定“十三五”及中长期电力规划中专题研究。
 

总之,现阶段四川水电主要矛盾是丰水期电能消纳困难,中长期存在电力缺口。只有认清四川电力“丰余枯缺”这个结构性矛盾,才能提出解决四川丰水期电能消纳和枯水期电力保障的思路和办法。

>
四川水电该如何消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