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1

资讯详情

“化石时代”终结 新能源互联网大幕开启

分类:
行业新闻
2015/04/10
浏览量
【摘要】:
你是否会想到,有一天,能源能像普通商品一样在互联网上实现公开交易,进而形成一个庞大的能源共享网络——能源互联网;更有人把2015年看作能源互联网的元年,这一年,随着“互联网+”概念的兴起,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让人拭目以待。  在日前2015中国能源互联网高峰论坛上,与会的企业界大佬、行业专家纷纷为能源互联网的今天和明天拆招解惑。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表示,发展能源互联网已成必然趋势,

你是否会想到,有一天,能源能像普通商品一样在互联网上实现公开交易,进而形成一个庞大的能源共享网络——能源互联网;更有人把2015年看作能源互联网的元年,这一年,随着“互联网+”概念的兴起,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让人拭目以待。
 

 

在日前2015中国能源互联网高峰论坛上,与会的企业界大佬、行业专家纷纷为能源互联网的今天和明天拆招解惑。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表示,发展能源互联网已成必然趋势,为此必须加快电力体制改革,创新电力监管方式,将电力监管机构的收益与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实际联网情况挂钩。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直言,由于遭遇到传统能源行业的阻力,我们要谨慎看待能源互联网革命,破题能源互联网发展,除了需要机制创新、基础设施升级之外,还依赖能源流传输等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
 

能源转型呼唤互联网
 

吴吟表示,现阶段我国能源发展面临大气污染防治和应对气候变化两大硬约束,迫使我国能源发展必须转型。一方面,能源利用是大气污染物的主要来源,约70%的烟尘、60%的氮氧化物、90%的二氧化硫排放是因为粗放利用煤炭造成的,而粗颗粒物(PM10)主要来自道路扬尘等,细颗粒物(PM2.5)则主要来自化石燃料燃烧。我国大气污染已经从燃煤烟尘型转向以臭氧和细颗粒物为特征的复合型污染。
 

“打好雾霾源头治理攻坚战,能源领域是主战场。”吴吟表示,《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对大力调整优化能源结构,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提出了明确要求。
另一方面,我国是易受气候变暖不良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测算,能源领域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占经济合作组织国家(OECD)成员国排放量的82%,约占非OECD国家排放量的59%。去年中美就携手应对气候变化达成共识,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碳排放国家和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必须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做出突出贡献。
 

在我国能源发展必须转型的关口,互联网的发展正如火如荼,它不断颠覆着产业的固有发展模式和人们的生活模式,并且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升级的不竭动力。据有关资料统计,2013年我国互联网经济规模超过6000亿元,同比增长51%,对GDP的贡献率为7%。从衣食住行到金融资本,互联网不仅改造了传统服务业,还不断渗透到工业细分领域,激活传统工业和大宗商品市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制定并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持续深入的互联网跨界融合。在此背景下,能源转型升级更需要借助互联网这一平台。当互联网遇上能源,又将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在吴吟看来,发展互联网能源已成必然趋势。“顾名思义,互联网能源即把互联网技术与众多的能源生产与消费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能源共享网络,企业、个人等不同的社会单元在工厂、办公室或者家中生产和消费能源,多余的能源可通过网络与他人分享。”吴吟表示,这就像我们在网络上分享信息一样。
 

远景能源(江苏)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雷则认为,化石能源的恐龙时代正接近尾声。在世界500强的前12名中,有9家属于传统能源、电力企业,这9家企业在2014年的营业收入总和为3.2万亿美元。
 

“未来的能源体系将呈现毛细网络化、双向通信、需求顺从生产等三大特征,这就需要能源互联网。”张雷表示,能源互联网是一个智慧且不断演进的生命体,它将创造巨大的价值,使得能源生产和消费的效率大幅提升,有助于形成一个巨大的能源资产交易市场,实现能源资产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新能源将统治世界”
 

对于能源互联网发展的主要载体,业界普遍认为可再生、分布式能源将担此重任。
 

资料显示,现阶段我国可再生、分布式能源发展潜力巨大。世界能源理事会的研究报告显示,如果将全球百分之一尚未利用的土地用于太阳能开发,可获得三倍以上的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哈佛大学和清华大学联合研究结构表明,只要政府提高补贴和改善输电网络,2030年仅风电就可满足中国所有电力需求。并且,自2006年以来,我国风电并网装机年均增长近70%;2009年以来,我国光伏发电并网装机年均增长近4倍。
 

“可再生能源将统治整个能源世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测,2050年全球各类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将超过80%。”张雷直言。
 

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吕锦标同样认为,能源互联网将推进新能源快速发展。新能源互联网,就是在现有能源供给系统的基础上,通过新能源技术与互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将大量分布式能量的采集、转换、输送、调配、储存、交易和使用等装置与互联网耦合起来,通过智能化管理,实现能量和信息的双向对等交换和共享的网络。
 

“未来家庭能源管理将成为能源互联网的基本单元,既有能源消费、也有能源生产,能源通过互联网实现实时控制和实时交易。”吕锦标表示,而能源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最终走向消费端,例如智能家庭、智慧社区、电动汽车、家庭能源管理等。走入消费端的能源互联网将具备更大的想象空间和创新的商业模式。
 

谈及新能源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吕锦标认为,当务之急是将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然后将建筑物转化为微型发电网、就地收集可再生能源,最终实现成千上万的建筑物能源联网共享。
 

加快电改迫在眉睫
 

在李俊峰的眼中,能源互联网是一场革命,它通过能源交易的透明化,进而打破能源垄断局面。“以石油为例,实际上80%以上的石油生产成本不到10美元,中东地区甚至只有3~5美元,而近年来全球石油平均价格高达22美元。”李俊峰表示,而能源互联网可以有效打破这种垄断格局,人们将可以使用更加廉价的石油能源。
 

与此同时,能源互联网还能够推进能源金融改革,实现财富的均衡。“与石油资源被少数人控制并形成寡头垄断不同,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交易既可以由大公司从事,也可以在一家一户变为现实,比如宁夏、内蒙古阿拉善地区就可以借助光伏创造财富,解决就业问题。”李俊峰说。
 

尽管前景可期,但目前我国能源互联网发展仍然面临法律、机制和政策三大障碍。首先,《电力法》规定,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只设立一个供电营业机构,目前电网企业营业区范围越来越大,而供电营业机构却越来越少;其次,电网企业通过买电卖电赚取差价,但分布式能源发展将影响电网企业盈利;此外,《可再生能源法》确定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由于缺乏具体实施办法和技术支撑体系,难以落实。
 

吴吟建议,加快能源互联网发展,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迫在眉睫。一要加强法律法规建设。制定《能源法》,修订《电力法》、《可再生能源法》,明确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发展目标和问责规定。二是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将配售电职能与电网输电职能分开,国家管制输电价格,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三是完善相关制度政策,调动电网企业输送可再生、分布式能源电力的积极性;四是创新电力监管方式,将电力监管机构的收益与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实际联网情况挂钩。
 

“我国新能源、互联网发展均走在世界前列,在新一轮能源变革中处于有利地位。”吴吟呼吁,机遇稍纵即逝,能源行业要自觉承担起历史重托,巩固和扩大我国在新能源和互联网领域已经形成的优势,化解大气污染和气候变化硬约束,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做出积极贡献。
 

 能源互联网指的是能源流和信息流在整个电力产业链上的自由交换和共享,由物理层、通信层、数据层、应用层、生态圈构成。清洁能源和电动汽车的大规模使用使得能源互联这一趋势开始变为现实,新电改背景下“互联网+”时代即将席卷而来,随之改变的还有传统电力设备和电力通信网络。

>
“化石时代”终结 新能源互联网大幕开启